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申请转半职的经历

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申请转半职的经历

发表 :2017/09/01
分享:

笔者:小晶

工作常常都是占据现代人生活最多时间的一部份,加班是很平常的事,常叫人活在「被工作拖着走」的生活中,而我也正是过着这样浪费生命的生活。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神怎样藉着他的信实及大能,让我能从忙碌的工作生活中「破茧而出」。

工作忙碌与属灵追求的疲乏

我是一名教学经验尚浅的中学教师,而我任教的科目是高中主科之一,工作十分繁重。每星期花在备课及批改功课的时间也不短,所以,常常是下班后还要将工作带回家去做,才能完成。此外,我是已受浸的基督徒,在教会也有主动参与学生小组的服事,希望帮助这些年青人认识神,所以,我的时间表从星期一至星期天都是塞得满满的。而且,我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在正式教书起初的两、三年就常因休息不足而生病,常常经历「每月一小病,三月一大病」,差不多每周都要吃中药调理身体,好延长我下次再发病的时间。虽然在「与疾病为友」的时间当中,我也有不少的学习与体会,但是那样的日子也真的挺艰难的。

在那年年初,教会有一篇讲道信息提醒信徒要认真反思:“我们的生命是否真的如当初委身给神所承诺的那样——以追求神为生命的首位?”当我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之时,甚是汗颜,因为虽然在工作以外,我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参与教会的服侍。但是,如果有空闲的时间,我也很想放松自己,什么也不做,而不是渴求亲近神。有时甚至会因为太累而在安静祈祷时睡着了。而教会这篇信息正是在警示自己不能让这情况持续下去,去背乎当初对神的委身承诺。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去处理自己追求神的时间少与质量低的问题。例如、我尝试设计一个时间表,安排一天精神最好的时间去亲近神,但是发现我的时间表总是被挤得密密如麻,根本没有太大能调动的空间。

有一次,我和牧师分享自己的情况,牧师看了我的时间表也关心我的休息时间是否足够?同时,也问我:“会否考虑转为半职工作”?当时我听了便立即回答他:“这是没有可能的,因为我的学校从来没有过半职老师。”所以,我的脑海中从没有想过这样的念头,也从未想过这件事最后竟然能够成真。

决定申请半职的原因
大约一个月后,就是我期待已久的农历新年假期。而这是我作老师以来唯一能够真正休息不用去上班的假期。在充裕的时间下,我就能够专心看圣经。还记得那时我看的是罗马书,越细看下去,心里越有一份很大的提醒和感动,而且,脑袋也没有像从前那样,一思考便感到充满了疲累。而在思考经文中,除了经历到很大的鼓励外,更重要的是让我明白到从前缺乏动力去看圣经,背后最大的原因是工作真的太忙碌了,使到我的脑袋常常太累,不想思考。这段假期让我心里明白到争取时间读经、亲近神的重要性,给我一股很大的推动力去认真思考自己有否需要转为半职?

当中,我考虑了不少的事情:在时间上,那年刚好是我信主的第七年,也就是我的安息年。我心里也真的很渴望能够得享属灵上的安息,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亲近神、服侍神。而在二月时,发现我爸爸的情绪出了些问题。一个月后,医生发现他体内长了个肿瘤,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他去医院复诊。而这也可作为我向校方申请半职的理由。

我心里也担心自己能否适应半职的新生活,怕自己闲懒与贪睡的性格会令这半职变得多此一举,没有建树。但在三月时,有一次看希伯来书11章,当中讲到信心与对更美的家乡的渴慕,这段宝贵的经文鼓励、提醒我自己要在生命中去选择为将来属灵、永恒的事而活,提醒我不应该选择为得更高的收入和短暂的物质享受而浪费生命,并且要积极学习对付闲懒的性格,专心追求神。在二月假期过后工作又变得十分忙碌,而且比平日更加忙碌,忙得身心俱惫、没精力亲近神,所以,内心有更大的声音提示我:“我实在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故此,我在三月时便下定决心要转半职,也恳求神开路,让我能以脱离这样的生活。

申请转半职的经过
虽然下了决心,但要让学校从未发生过的事成真,心里也觉得要步步为营,而现况却又要赶着完成,因为学校通常在三月便开始构思下年度的人手安排。

当时,我心里已经有一个初步计划,就是先向我的科主任提出我的半职申请,之后便直接约见校长。但恰巧那个时候,我的科主任请了三天病假,我就要等待她回来商议后才能约见校长了。而在等待当中,因科主任不在,负责学务的副校长便找我讨论下年度科目的课堂安排;在讨论时,听到她谈到下年度的人手安排,我便鼓起勇气询问她学校会否考虑半职申请。她告诉我在几年前也有一位资深的老师曾申请半职,虽获得多位老师和副校长的支持,但最后校长都不批准,而最终这位老师辞职了。这意味着我要转为半职是相当不容易的。不过这消息并没有动摇我的信心,因我心中记得从前曾听教会导师分享他们找工作的经历,让我明白最终掌权的不是老板、不是校长,而是统管万有的神,所以,我也想藉此去学习单单仰望神开路。

后来,我的科主任病假后回来,我就鼓起勇气告诉她:“我想转为半职”。虽然她听后担心我会因此而影响前程,但她也尊重我的决定。而且,她提醒我在见校长之前最好先见一下学校另一位负责行政的副校长,因她知道我之前问了负责学务的副校长,她提醒我这样行是尊重对方的做法。幸好得到她的提醒,在我向校长申请之前先见了这位副校长,首先获得她的支持。后来才知道这样见面的次序是十分重要的, 因为这后来见的副校长便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人物。

终于到了最难的关口,便是去见校长。虽然我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但还是有一份忐忑,不知如何开口。我邀请姊妹们一同为这件事祷告,求神开路。在见校长的时候,他看见我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便主动开口问我是否要辞职?我就鼓起勇气告诉他我想转为半职。之后,他告诉我几年前他拒绝了一位申请半职的老师。同时,他也解释说明之所以不接受半职,是因为他认为半职对老师不公平,因为最终老师的工作量不可能只有一半;而且,对另一个要补上的那位半职老师的发展也是不好的,会没有归属感。

虽然校长有他的观点与理据,但很庆幸的是,基于我爸爸的健康问题之缘故,他并没有直接拒绝我的请求,最终说会由下年度的新校长来决定。因为如果学校下学年开设半职老师的职位,将会有很多行政问题出现,所以他认为让下任校长决定是否开先例比较合适。他又告诉我现在学校有两名校长候选人,一名是空降的,另一名便是之前所提及的那位负责行政的副校长。他说两个人的机会是一半一半,但无论是谁,他都会将我想转半职的意愿转达给他的继任者。

虽然校长没有答应我的申请,但他也没有当场拒绝。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感恩、很鼓励的事了,因为他之前是当场就一口回绝了那位申请半职的老师。此外,在见校长后,那位重要的副校长也再次向我表达他是支持我的。而她的职责是负责计算学校聘用薪金与申请资助的。她告诉我刚好明年教育局会改变原用的资助形式,她预计学校下年度会有一笔足以聘请一位半职老师的财政预算,所以是可以考虑申请用那笔钱聘请我的。若是这样,便不用因我转半职而要学校另外再聘任一位半职老师以补上我的空缺了。但她也声明最终决定权不在她手里,而是要看新校长。故此,虽然事情尚未完全明朗,但也算顺利,我心里也深信神会继续开路。

后来,在四月份我暗中得知未来校长的人选已落实是这位副校长。当时,我感到十分兴奋,心里想我申请转为半职的事情应该会很顺利了。然后,我在五月时有机会与这候任校长私下开心坦诚地讨论下年度半职的安排(私底下讨论是因当时学校尚未正式公布她是候任校长),她不但愿意让我一星期只上班三天,还让我自己选择哪三天上班,并且他主动提出让我可以有两年做半职的期限,并让我保留我原有的全职教席。

与副校长畅谈的这一个小时令我既开心又感动,因为她的回应完全超乎我的想象,特别是她主动提出给我两年的时间。而现任校长连一年时间也不愿意给我,科主任也叫我最好半年后就转回全职。但副校长却愿意主动承诺给我两年时间做半职,这完全令人费解。特别是从前曾从别的同事口中得知这副校长是一位不徇情面和重视成本效益的老师;而我和她也一点都不熟,她真的不需要如此大力的支持我和确实地答应我什么。我相信这背后定是神帮助我,感动了她。虽然如此,但她最后也强调她现在还不是校长,我还是需要得到现任校长的答应,事情才可以落实。

突如其来的「关门」
第二天,我便约见校长。那时我心里以为事情应该会很顺利,两分钟内就能够取得他的同意。因为他之前说最终是由候任校长决定的,所以,我只需要告知他:“我仍想申请半职便可。”但就在这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校长突然改变了态度,强硬地拒绝了我的半职申请。而且用了整整一个小时和我分析我现在所遇到的问题,也提出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法。那时,我心里很想告诉他候任校长已经答应了,但因那时还没有正式公布候任校长的人选,所以这也不是什么理据,特别是现任校长才是负责决定聘请下年度老师的最终决策人。所以在这一个小时里,起初,我也尝试去说服他,但换来的是他用更多的人生哲理来教我如何处理问题,叫我一点也不能辩驳。甚至「讲多驳多」,最后我也不再说什么了,让他全程发表意见。

最终,校长的结论是为了我的将来、前路及人生着想,作为负责任的校长是不能让我转为半职的,不然将来我是会怪罪他的。最后他郑重地叮嘱我不用再为此事而见他了,因为他不会为此事再见我了。他说已经为我选了一个对我最好的选择。虽然那感觉有些无奈,但我心里明白他说的是真心话,他那么忙碌还愿意抽那么长时间劝我,着实真心为了我的好处。而且,从世人的角度来看,他所分析的也是对的,但是这和我心中想着属灵的益处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我不单单是因着家人而转半职,更重要的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神和被神使用。最后,因为我要上课而结束这次谈话。但他一再强调不要再为此事来见他了,还说我听了他的建议后,应该能够想通,就不会也不应该再想转半职的了。

见过校长后,我心里有种好像玩过山车的感觉。明明事情好像要直入空门了,但面前却突然竖起一座大山,压着自己的心,心里突然感觉气力全失,一来是因为用了一个小时绞尽脑汁设法去说服他;二来是自己的心也很茫然,不知道还能如何去继续争取。

待到下课后,再次安静下来,我心里要去继续争取转为半职的力量回来了。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地知道,放弃的代价太大了,这是关乎我的属灵生命和与神的关系。所以,之后我便再找副校长,而她也表示很惊讶,校长会突然作出180度的改变,但她告诉我校长的态度这次真的很坚决,同时校长也告诉她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而且她也认为校长拒绝的原因是有道理的。之后,她关心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会否考虑辞职?而我那一刻也真的答不上来,只是说有这个可能。那天晚上,我真的上求职网去搜寻,可是却找不到任何聘请我任教科目的半职空缺。当时我也很肯定地告诉她我是不会放弃的,我是会再去找校长的。而她也提醒我不要立即找他,不然校长会觉得我很冲动,反而会坏事。

关门是要考验人的信心与决心
在这等待的几天中,面对很实际的信心挑战,我学习用信心摇动神的手及面对身边之人的不同劝说。因为我的上司与同事也不断地游说我不要如此愚笨转半职,告诉我下年度会有升职前景及校长正想将我转为长期签约的教师等等,他们不断地向我展示世界的吸引叫我放弃,或改到下一年再申请。那时,我的心虽然有份疲累,但心里仍有一个很强的声音告诉我:“不能放弃”,因为我深知若再拖延,那是浪费时间与生命。而且,神也藉不同的事提醒我,叫我在这几天的等待中,信心变得愈来愈强。

在马可福音11:22主耶稣应许只要有信心,无论何人只要对这山说离开此地投在海里,他心若不疑惑,只信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就。可见,在神里是没有难成的事的,神的话语在我的心中大大地鼓励我,而教会的导师也鼓励我要继续仰望神,不要因这困局而放弃。

我也想起几个月前去以色列旅行的信心学习,特别那时我有几天水土不服,每天腹泻多次,而最严重的那一天,我们的行程是前往我最渴望去的景点——耶路撒冷。在路程中我已经腹泻了多次,那时,我心里知道如果我再腹泻多一次,我就要回酒店休息了。一来是因为自己真的没力气,快虚脱了;二来在当地不容易找到厕所,所以,我心里非常迫切地呼求神帮助我。结果很神奇地是,自那个祷告之后连续近十天,我也只会在早上出门前与晚上回酒店后才突然腹泻。这经历让我明白神真的很信实,他很乐意垂听我们每一次向他的呼求。

更重要的是,在等待的考验中,我也不断地去反思是否真的需要申请半职?是否真的愿意放下美好的工作前景与丰厚的薪金?在不断地思想当中,我的心也愈来愈清晰,也坦诚地告诉神这真的是我很需要和所渴望的,而我心里也经历到一份平安,知道神会接纳我的祈祷,他是会为我开路的。

虽然信心已增强,但我知道不能只坐着等神迹出现,正如主耶稣在马太福音七章「祈求、寻找、叩门」的教导。所以,几天后,我便继续「叩门」,写了一封信再去向校长申请转为半职。这是因为他曾一再强调让我不要再为此事去见他。而且我也知道若再去见他,他仍会用各种方法劝我。故此,我便请他的秘书把这封信转交给他。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很快地,在当天放学之时副校长便静静地来告诉我校长同意了我的半职申请。她很惊讶校长竟然突然改变了态度,她说我那封信应该很有用。但我知道其实是我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同心祷告很管用,因为信中的内容其实和我之前见校长时讲的内容差不多。

反思神当中的恩典
回想这件事能成就,真是充满感恩与赞美,当中有着很多的「巧合」让我看到神开路的印记,一步步地藉这些「巧合」拼合成就这件事,就如:
1. 刚巧下年度换新校长,让我更有勇气去尝试及能藉候任校长协助成事;
2. 教育局刚好改变资助制度,才让学校能够增加一个半职教席而不影响学校的运作;
3. 我的科主任请了病假才拖延了我见校长的计划,叫我有机会和其中一位副校长谈及自己想申请半职的事,因此才得到科主任的提醒:也应该询问另一位副校长,而想不到她的支持是如此的重要。

此外,在当中也有机会体验学习等候的益处。如果是很顺利就申请到半职,我就没有机会更深地学习等候与单单倚靠神,这突如其来的大门深锁让我知道这个半职教席不是藉我的舌头说服校长得来的,而是单单仰望神的大能所成就的。而且这等候也让我更深地反思这半职职位对我自己的属灵意义,让我更清楚明白追求属灵事情对自己生命的重要性;同时,藉此检查我自己心中是否仍然被世界所吸引?会否因此路不通便轻易放弃争取?这经历让我体会到:无论事情看似有多么困难,如果我们是真心向神祈求,坚持叩门,相信神是很乐意去成就对我们属灵成长有益的事,我们就必能在生命中见证到「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