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复活

枯骨复活

发表 :2017/10/01
分享:

笔者:小叶

回想自己的属灵生命最低沉时,大约是在 2007年中开始,这段低沉时间持续了好几年。不再追求神,想放弃吗?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甚至乎有想过再也不来教会了。但我听圣经已经多年了,又确实知道圣经所教导的是真理。心里始终觉得:神都不放弃我,透过神的仆人不断地帮助、提醒、鼓励,我为何要选择放弃呢?如果真的放弃,一切就都完了!


另一方面,我的一些家人也来教会,若我离开了教会,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会否绊倒他们?既然不能放弃,那么就奋起发力去追求吗?似乎又有心无力!无力到什么地步?好想隐藏,好想逃避,对一切关于属灵的事都想逃避和隐藏,不想面对神。

例如:逃避事情一:读圣经。我会逃避读圣经,因为我觉得即使读了也不会有什么得着。我也认为自己做不到神话语的要求,只是为了心理上交差,心理上好过一点而偶尔读一读。

逃避事情二:祷告,特别是公祷。一来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祷告;二来觉得自己的祷告好像很虚假,而且也认为神不会听像我这么差劲的信徒的祷告。记得当时在小组里,若要我祷告的话,心里就觉得像要行刑一般,尽可能推给其他人,由其他人代替我祷告。当然,最好还是别请我祷告。在个人私祷方面,稍为好一点点,虽然当时祷告的动力也不大,但也不至于完全停止祷告,在挣扎中也会求神帮助,求神给我能力能够脱离这样的属灵困境。可是,始终有心无力。

逃避事情三:分享。在小组里,我也不想分享自己的事情,因为没什么正面的事情可讲,不好的方面又不想多讲,很想把自己隐藏起来。所以,每次我都是讲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当作交待了事。

逃避事情四:服事。邀请我服事吗?最好能免则免。记得当时需要在查经组里负责领诗,而当时碰巧我的工作比较繁忙。有时下班晚了,会耽误了参加查经组的时间。有次是我负责领诗,却因为我迟到了而要临时找另一位姊妹来代替我去领诗;之后,师母考虑到我工作比较忙,时间紧迫,所以暂时不再安排我领诗。当时,我的心情不知多么地高兴,因为我不想假冒伪善。

总括来讲,这段属灵生命低沉的时间,跟神之间的关系很疏离,很有隔膜,很想逃避思想属灵的事情。

既然在属灵方面没什么可追求,很自然就会倾向世界,想在世界里满足一下自己,而每个人的满足方式都不同。有的人用玩乐方式让肉体开心一下,有的人喜欢用懒散的方式让肉体舒服一下,有的会以工作的成就来满足自己。我也不例外,当时,我就用懒散的方式去逃避,空闲时便上网浏览不同的网站、看剧集,这样便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叫自己舒服点。另外,在2007-2009年期间,当时公司由另一位老板管理,而这位老板也很欣赏我的工作态度,所以我在工作上也得到某程度上的满足感。故此,我也会很投入去工作。在这两、三年里,属灵生命真的很低沉。不过,感恩的是,我没有完全认输放弃,对神的话仍然有少许反应,至少听到神的话后,会对照自己的生命,但只处于「我真的做不到」,内心觉得「很愧对神」的状态;每年的新年度立志里,我也会求神帮助,希望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可以坚持多少便坚持多少。另外,也感谢教会牧者一直以来的帮助,他们面对着一个顽梗的人,仍然耐心地指导、劝勉,犹如神的心肠。而在这段断断续续祷告求神帮助我离开这属灵低谷的日子里,原来神的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

里程碑一:第一个阶段的改变在 2010年小组里的学习;
2010年初,我心里对属灵的事没兴趣的态度有了转变。当时,师母带领我们的小组一起研读张牧师(一位资深牧师)的讲道信息。张牧师的讲道文稿只有英文版,对于我这个英文水平很差的人来说,其实应该是没心去看的。但奇怪的是,当时我竟然愿意花时间去细读。在预备这次的分享时,我找回了以前的一些记录,发现我那时竟然曾将张牧师的一部分讲道信息翻译成中文以便自己阅读。当然所谓的翻译只是自己才能看得懂而已。但我没想到,当时我的心已经开始转变,神的手一直在工作,以致我竟然会花时间在属灵的事情上。


后来,师母又指导我们的小组研读罗马书,每次都让我们学习发问,借着问题去明白圣经的教导。其实「罗马书」给我的感觉是:深奥难懂。可奇怪的是,在学习罗马书时,越去发问,就越觉得有兴趣。虽然每次所发问的问题都很肤浅,但每次都会认真地看,认真地发掘不同的问题,不像以往参加查经小组时那样逃避、东拉西扯、只求快快结束了事;也不会左思右想什么也想不出来,或是“最好别叫我做这么高难度的事”的心态。

2010年下半年开始,我又愿意接受在查经组里带领查经的安排。我并非并因着教会牧者的邀请、持一种不得不做的心态,反而有一份心情,是希望从中学习、能够多一点认识圣经。还记得当时查考圣经人物系列,我带领了参孙、巴兰、罗得的妻子、以利亚等人物的查经,这些人物都给我很多的提醒。虽然知道预备查经很困难,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也很辛苦,但都愿意尝试尽力去做。希望能够做好每一次的查经,当中没有被逼的感觉,也没有像交功课式的完成了事。在每次预备查经的过程中,得着最多的反而是我自己。

2012年,我与另外一些肢体有机会在教会牧者的指导下学习释经。在学习的过程中,需要完成一些释经功课。同样,在学习释经的过程中,也感到很困难。有时候,思考到脑袋都快要裂开了,也想不通,绞尽脑汁也不知从何入手。虽然如此,但心里却真的有一份兴趣,真想更多一些认识神的话语,真想再多一点明白圣经的原则。对比以往,若要我费脑筋做事,就会有一种「千万不要」的心态。这是一个明显的转变。当然,在做释经功课的过程中,很多时候也会走错方向,得出了错的答案。但的确内心对神的话语是有一份胃口的。虽然称不上饥渴,但与属灵低沉时连读圣经都想逃避的心态相比,的确截然不同了,对神的话的确产生一份渴慕。

对枯骨来说改变是漫长的路,且有重重障碍。但神的恩典是足够的,十字架不会重过主的恩典。从属灵低沉,如同一个瞎眼的人,仿佛没有希望,只有头脑上的知识,到开始有一点看见,有一点属灵的领悟,这个转变也历经两、三年的时间。尽管当时对神话语的追求态度上有了转变,但心底里还有一些态度未能改变过来、未能放下。

例如:对工作的态度方面;记得在2013年一个主题为「世上的光」的讲道系列里提到:基督徒的生活模式应该是怎样的?基督徒是「世上的光」,那他与非基督徒的分别在哪里?大家都要劳碌,大家都要为生活而工作,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生活模式完全一样,这样对吗?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大部分基督徒不想放弃一般世人的生活方式。他们仍想保存自己,保障自己的生活;他们的思维模式从来没有改变过。基督徒的生活模式应该是为了传福音的缘故而放弃一般世人的生活(可8:35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人都做工,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分别何在?分别在:你的心在你的工作上、生活上,还是你的心百分百在神里?这就是分别。若你仍很紧张你的工作、害怕失去工作,你的生命就跟世人一样,而你亦不可能是世界的光。为何会这样?因为我们仍想保存自己,仍想救自己;因为我们的思维模式没有被改变过来,不想放弃一般世人的生活方式。

当时我心里觉得很挣扎,虽然我绝对不是喜欢工作的一类人,但心想:至少也要生活吧!为了福音而放弃一般世人的生活方式?我可能连房租也负担不起,这能行吗?我父母已经退休,若我连工作也没有了,他们肯定会非常担心。放弃一般世人的生活方式,真的可以吗?当时我不明白,因为我的思维模式的确被限制了,好像石头一般的思想模式,所以很多事情都看不见。

里程碑二:第二个阶段的改变在2013年的年终退修营;
年终退修营前,教会牧者问我们:“在过去一年里,你在属灵上的追求,是占你生命中最高位置吗?其它一切事(工作、感情、照顾家人或个人兴趣等),都是次要的吗?”当时我的回答是:“不”!若说:不想追求,不想将神放首位吗?不是。因为知识上可以肯定,这位神是绝对真确、美善、信实的。头脑上绝对明白:选择跟从神的路一定没错,除了神的路之外,其它世界的路都是虚假、短暂、是骗人的,而实际上也确实经历过神不同的帮助。但若说:我可以将追求属灵的事放在生命中的首位、可以全心全意去追求吗?似乎又有一段距离。


一方面,心底里始终觉得,行神的路会很辛苦、或者会颠沛流离,主耶稣也说:「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虽然经常听到「受苦有益」,但仍有一份害怕,所以想为自己保留一点,这样便不用那么辛苦。

第二方面,自己一向是意志力不够坚强的人,要将追求属灵的事放在生命首位?可能在岁首立志之后起初的那几个月还可以。过一段时间后,就会散漫下来,又会再次被其它生活上的事情占据。

第三方面,虽然知识上、头脑上,甚至经历上,都确信神是真的,但内心里始终感觉到,与神很有距离,好像没有一份真实的领悟,没有一份真实的明白。 

在年终退修营里,一月一日晚上,牧者在信息结束前,提到了以西结书37章中枯骨复活的图画。枯骨能复活?在人看来这是没有可能的,但在神却可能。信息中讲到:你看见自己的软弱、失败?好想放弃?但神的心肠是仍然称骸骨为「我的子民」。神从没打算放弃,就算我们是枯骨,神也能够使我们复活,只要我们对神有信心,去抓紧神。

神借着牧者给教会这个信息,要复兴弟兄姊妹,本来我都认为自己没有希望回转改变,但既然神都不放弃他的子民,为何我们自己要放弃自己呢!我信不过自己,也要信得过神。所以我向神祷告,说:我知道自己的决心、意志力一向都很薄弱,所以特别求神帮助,增加自己要回转、改变的决心。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牧者继续透过讲道信息,帮助教会弟兄姊妹看到:“若要回转改变,首要从拘禁我们的坟墓中脱离,要改变石头一般的思想模式,要找出自己心中有什么石头?被什么所拘禁?”当我搜索时,发现拘禁自己的坟墓,包括:刚才提到的意志力薄弱;另外,就是生活散漫、世界的玩乐和过往的失败、灰心。虽然真的有很多问题,但也立定心志,从2014年开始,真的要在神面前下定决心,寻求神的帮助。同时,也借着牧者每次讲道信息的提醒、指导,从2014年初到今天(2016年),可以说:在某个程度上已经不再被这些旧有的事情捆绑了。

以生活散漫为例,过往常无所事事。空闲的话,多是上网,看戏也好,无聊地浏览也好,总之下班以后,便想用无所事事的方式来放松自己。过往虽然知道这样做是浪费生命,应该将时间放在属灵的追求上,可始终对付不了自己的问题。曾尝试用禁戒方式,禁止自己上网,但很快便以失败收场。自从2014年开始,靠着神的帮助,可以说差不多完全除掉了这坏习惯。而有次无意中得知自己的「每月平均数据用量」竟然出奇地低,只有200-300MB左右。至于意志力薄弱方面,过往想学习有一个稳定的祷告生活,而且希望能在祷告中明白神的心意,但维持不太久便会放松下来,打回原形。一方面好像看不见祷告的果效,尽管花时间祷告也不知道神的心意;另一方面因肉体懒惰的缘故,很容易便放弃。但在这大半年的祷告学习里,虽然并不是每天都能安静集中,偶尔也会有松懈,但整体上仍是坚持不放弃地学习。早上祷告时,怕自己精神不佳,会在祷告中睡着,就学习站着祷告,令头脑能够更加清醒;而在2014年6月份开始,我将早上祷告时间,从以往半小时延长至一小时,希望能够更有质量的祷告。

里程碑三:第三个阶段的改变在2014年4月以色列的考察之旅;
2014年4月,我跟教会牧者和几位弟兄姊妹们到访了以色列。在这十几天的以色列考察之旅中,神又再一次恩慈地教导自己,让我体会到神的真实。透过这次旅程,所经历到的不同事情,有困难,有开心,神在当中的开路、工作、预备,我对神好像有了一份全新的认识。不再是头脑上的理解,不再是理性上的认识,而是在心底里面有了一份确切的明白,在心底里面有了一份领悟,好像整个人醒过来似的。以前好像被蒙蔽了一样,现在就像打开了我心灵的眼睛。


例如:以往,你叫我走神的路,我便有一份莫名的惧怕。惧怕什么?惧怕走神的路,便会没有好吃的,没有好玩儿的,总之在神的手里,一切都是不、不、不,只有受苦。虽然知道受苦有益,在神里头所受的苦不会徒然,是为了属灵生命得益处,但知道归知道,益处归益处,而我害怕就是害怕。

过往虽然听了很多圣经,应该知道神绝对不是这样一位刻薄的神,圣经上也说:「不要看错,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神而来」;又说:「我们所遇到的,无非是人所能受,而且神是信实的,总要给我们开一条出路,叫我们能忍受得住。」这些经文我都耳熟能详,甚至能够背诵,但那又如何?我始终没有一份真正的明白,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心底里就是害怕。因为我并不是真正的认识神,所以对神产生了错误的观念,而这观念可谓错得非常离谱!当然,以住我是不知道自己错得那么离谱的。

现在我对神的认识和明白如何?透过这次旅程当中所经历的事情,让我对神有了一份全新的认识,以致过往我认为没可能克服的事情,现在都能胜过了。过往被束缚的思想,现今在神里面,有了新的突破。

对工作的态度上的突破
就如对工作的态度方面的改变,以往我觉得难以放手。认为工作很重要,没有工作,等于没有稳定的生活;没有稳定的生活,心里自然会产生恐惧、担忧,究竟如何去生活呢?现在,从心底里有一份明白,神彷佛叫我明白到以前所不能领悟的事情,也认识到自己以往思想上的无知。活着不应该为生活,活着应该是为神。原先紧紧抓住不想放手的工作,到现在可以说,若神愿意我离开这份工作,我随时可以,能够放手交在神的手里。


对家人的态度上的突破
另外,对于家人方面,特别是对父母的看法也有所改变。在这次旅程前,有一位同行的肢体的妈妈突然离世,这件事情的确是完全出乎意料,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发生,当然也没有人会希望家人发生不幸的事,因为家人都是我们最爱的。以往我也曾经想过:若家人发生什么事情,真的很难接受,甚至有想过,我是否会埋怨神?经过这件事,看见神的真实,看见神使困难成为祝福。虽然,或许仍有不明白之处,但却深信神有他最好的计划,信得过神在掌管一切。回想这件事时,我也问自己:“若不幸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会怎样?是否仍会信靠这位神?是否还信得过,在神手里一切都是最好的?”我现在的回答:“是的,我信!”

你对神的心开放吗?
不知你读到这里时,心里是否会认为:你真好,有幸参与这个不平凡的以色列之旅,所以,神让你的眼睛打开,能够看见。我没有机会参与去以色列的旅行,没有这样的经历,怎么可能被神打开眼腈呢?怎么可能有这个属灵的看见呢?

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真的单单是因为见到神在以色列旅程中所行的作为,使我得到改变,那么没有机会参与的弟兄姊妹是否就损失很大?神会这样不公平吗?当我这样思想时,神彷佛又给我另一个新的认识。让我明白到:神要打开人的眼睛,重点不在于什么环境,也不在于什么经历,重点是我们对神的心是否开放。神对每个人的工作,开始时都是一样。若我们的心愿意开放,神就能够让你看见得更多;若我们的心不愿意开放,即使神给你看见,但你也可能无动于衷。关键在乎我们的心是拒绝?还是肯开放地被神改正?

以色列之旅是4月中,而在此之前,我的确已经下定决心,要脱离我的坟墓。就好像刚才提及,在生活散漫、浪费时间上网等问题上,我已经决心要脱离,且一直在学习。我不是因为有这经历后才决心脱离的。这个改变是从2010年开始的,这改变是一直持续的、一路坚持着。到2014年,已有4年多了。而自从2014年元旦开始,我就坚决不容许自己再浪费时间在无聊的事情上,改为全心追求属灵的事,不再走之前的路、不再做之前所做的。所以,我相信这也是神对我的鼓励,让我有这份灵里的看见,增加我对神的认识和加强我的决心。

并不是说我现在生命很好(注:写见证时是2016年中)。我在思想上和性格上仍有很多地方需要神继续帮助、更新改变我、给我新的眼光来看事情。很需要继续靠神的恩典,除去生命里还剩下的石头。但我所知道且相信的是: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神是乐意去赐恩拯救我们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