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释放「因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

神释放「因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

发表 :2017/03/01
分享:

笔者:倚恩

2016年,自大学一年级受洗至今已接近9年的时间。回顾过去,发现神在我身上的工作非常奇妙,特别是自己跟父母的关系。当我思考应该怎样去形容自己跟父母之间的关系时,就想起希伯来书2章15节,当中提到神要去释放那些「因为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面对父母,我就是一个「怕死的奴仆」。我很害怕违背父母的意思,也很介意他们的批评。即使是一些健康的嗜好,比如:弹吉他、打鼓、踢足球、参与比赛、玩魔术等,我都不敢向父母表露,要刻意隐瞒。至于上教会,打算作基督徒,也就更加不敢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是拜观音的,而且拜了很多年,所以害怕他们会很反对我上教会。于是自中五开始,首三年上教会去的时候,我都刻意向他们隐瞒。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明白当时怎么可以做到。

记得每星期主日崇拜和晚上的查经班,都会用不同的借口向他们解释,有时说:约了同学吃饭、有时说:约了朋友打球或是要补课等等。有一次参与晚上的查经班时,在聚会途中,突然接到母亲来电,她说:因为下雨,要求我马上回家把衣服收起来,我就二话不说地从教会跑回家。可见我用「怕死的奴仆」这词来形容对父母的害怕并不夸张。

脱离捆绑的开始: 拒绝吃祭过偶像的食物

上了教会三年后,我决定委身作基督徒,那时我才「告诉」他们我上教会的事情。其实所谓的「告诉」只是某个星期天早上在饭桌上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一位中学老师邀请我上教会」。那时我已经是大学一年级,但却连开口跟他们说我上教会的勇气都没有。刚才提及到我的父母拜观音多年,他们平常会向观音祭祀,每逢初一和十五的日子,在家里和店铺都会有祭祀,有鸡、有肉及一些水果作为祭品。关于吃祭过偶像的食物,我明白到基督徒是不可吃的,圣经也指出吃那些祭过偶像的食物,就相等于参与献祭,等于拜偶像。虽然这问题自己一直知道,但不敢去处理,也没向教会提及这事。直到一次在神的带领下,原本只是跟教会牧者谈及自己日常饮食的事情,刚好谈到关于吃祭过偶像的食物,牧者也问我是否明白关于吃祭过偶像食物的原则,那时我才下定决心按圣经教导去处理。当时想到除了自己必须跟从圣经教导外,也同时为了父母的益处,我是应该要跟父母说清楚我不会吃这些食物,以作一个良好的见证。

一天晚上,我决定跟父母说我再不吃拜观音的祭物。犹记得当时的心情是非常忐忑,在等候怎么开口的期间,有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期间多次祷告神和默想经文:「不要怕人,要怕神,也不要怕说些什么,只要按神的心意去行,圣灵会引导你说话。」最后我向母亲说:「最近发现,因不同宗教关系,若我吃拜观音的食物会有冲突,以后我不吃拜过观音的食物了。」当时母亲的反应颇为大,她说:让我上教会已是她的底线,她也质疑吃拜观音的食物会有何冲突?同时,她将对我多年来积存的不满,一次地宣泄出来。特别提到我赚钱少,又找不到女朋友,质问我有没有觉得自己人生很是失败。这事情最特别地方不在于母亲的反应,而是我的反应。当时我听到她一次地将对我各方面的不满发泄出来时,我竟然没有丝毫感到委屈,反而内心有平安,更有份触动,也带有一份怜悯。触动的原因是母亲终于有机会将积存的郁闷全部舒发出来,同时也帮助我更清楚理解她的想法和对我的担心。当时由于我面对这些责骂脸色温和,她更误会我在笑,还追问有什么好笑!?很感谢神让我经历到他的真实,当我愿意决心遵行神的旨意时,神竟愿意赐下如此大的能力去帮助我。

正式主动向父母表明自己的立场

经过这事情以后,神继续帮助我走出父母的捆绑。在工作方面,父母一直不满我作为一名大学毕业生,竟在一所中学里当一名教学助理,还要一做就四年,而他们不满的主因是工资太低。其实我当教学助理的主因,是一心希望在中学里向学生传福音,期间也一直在尝试找老师的职位。而在未能找到教席时,我学习以教学助理的身份在学校里向学生传福音。在第四年时,因我仍未找到老师教席,父母对这方面的不满已到了极点,母亲开始强烈要求我转换工作。她给我两条路走,要不找到教席,要不转换工作。假如我仍然坚持当教学助理,就会将我赶出家门,断絶关系。后来,神带领我看到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是属世界和属神两方之争战。故此这次立场必须要坚定,不能再逃避他们或向他们妥协。这事情也使我看到自己过去一个错误的思想,我以为用「好行为」取悦他们,比如用心做家务,尽量迁就他们,得到他们的认同,认为我是个「好儿子」,这样就能帮助他们认识神。但真正需要的是,我要决心背起十字架,即便因彼此的价值观或立场不同而带来某程度的磨擦或是不满,都不要妥协,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借此去了解我所行的道路是和世界不同。

在这场战争中,很感恩有教会的支持,过程中需要商量,除了商量如何应对外,更重要是神透过商量的过程让我内心更明白神的心意,当认清这是神的心意,我的心就决意要遵行到底(虽然内心仍有害怕)。我能有这份决心,全靠对神的信心──相信神的心意绝对美善,所以即使要将我赶出家门,我也愿意。对于向父母表达意见,我惯常处于被动。这次我决定要主动向父母讲出自己的立场,并且立场要坚定,态度要温柔,言词要正面。记得当时我在屋苑徘徊了很久才敢回家,向母亲说清楚,我下一年会继续找老师教席,但若然仍找不到,我还是打算多做一年教学助理。母亲再次想尽办法去改变我,并再次重申要是我下学年找不到教席就赶我出家门。这事以后,更有一次举行「家庭公审」,父母在我哥哥和嫂子的见证下,向我表明要是我达不到他们开出的条件,就会赶我出家门。当中的过程最叫我挣扎并不是会被赶出去,而是因着我的坚持会伤害到父母的心,但我明白这是神的心意,这是为了双方的益处,我就决心遵行到底。

持续每日的争战

这只是一个开始,往后就是持续每天的争战。接下来的几个月,母亲在言语间,从我煮饭、做家务等生活各方面,都会表达对我的不满。每次电话倾谈或面对面的对话,母亲都不断对我冷嘲热讽。当中有软攻,亦有硬攻,并以不同形式的攻击,让我觉得做错、内疚,消磨我的意志,想我放弃。当时继续有教会的支持,去帮助我明白对方的动机,继续调整自己的心态,改变自己的思想,并学习自己行为上应如何回应,我一直朝着这方向继续走下去。 曾经不下数次打电话问母亲当天晚上想吃什么时,她会借意说你懂得煮些什么?若想问意见时,她会反问这个也要问?大学生都不懂?困难地方是当她借题发挥后,又会表现得很愤怒,令自己觉得好像又惹怒她。当然若不向她问意见的后果可能会更严重。最后我发现可以改换方法问,如今天晚上煮这个菜好吗?或这样做好吗?原来这样问对方会较难借题发挥,相对较少机会表现得很愤怒。直到下半年时,自己已准备好若找不到教席就要搬出去。最终神让我找到一个教席,父母也没有再提起要我搬出去的事情。这事以后,我继续寻求神的心意,最后认为继续留在家里比较适合。

神的心意永远是最美善

很奇妙,整件事情继续发展下去,虽然我和家人「摊牌」(按:将情况表明),可我和家人的关系非但能够恢复,甚至有些时候似乎较以前更好。比如:父母除了接受我不吃那些祭物,更会主动提醒我哪些水果是没有拿去拜神,哪些是我可以吃的。过程中我更发现除了我自己能脱离父母的捆绑,同样父母也不再因过度紧张我而感到困扰。特别是母亲,从前她经常注意着我,帮我决定工作前途,帮我找女朋友等,现在她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有自己的朋友,不像以前经常思考怎去改变我,看见她也比以前轻松和开心多了。总结这场属灵战争,发现并不是一次或两次摊牌就完结,而是经历很多场大大小小的争战,不同形式,内外都有,这样才能帮助我彻底解决,脱离父母的捆绑。过程中让我感受到这条十字架道路的美善,也让我更确实感受何谓真正撇下家人,个人名誉,去走上十字架的道路。虽然走十字架的道路或许有磨擦、伤痛,可最后不单让我得到释放,也让我的父母得到某程度的释放。这经历让我更确信神的心意才是最美善的!

Top